wolf

辽宁灯谜  ›  辽宁谜人

有口皆碑关德安(田鸿牛)

By wolf •  2016-07-11 13:48:33 •  213次点击
有口皆碑关德安
田鸿牛

去年“华山国际谜会”之后,12月上旬,长安文虎社掌门人苏剑应约来到宝鸡,我俩促膝交谈,挑灯夜话。他十分动情地说:丹东创办的《中华灯谜》《灯谜指南》对我从事灯谜起到了相当大的启迪作用,是我从谜之路上极其重要的一站,丹东是中国新时期灯谜的发祥地。丹东以章品、关德安为代表的一群专业谜人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苏剑说完之后,我们两人都陷入到长长的回忆之中,往事就像电影镜头一样,一幕一幕在眼前回放。
首先在眼前定格的是2014年9月18日,由丹东市灯谜学会主办的“2014中华灯谜群英会”在丹东美术馆拉开了帷幕。如其说是来自全国11省、市、区20多位谜人的精英赛,不如说是关德安告别谜坛,《中华灯谜》停刊的悲情谢幕;如其说是一次小型的谜会,不如说是一次高档次的豪华游、精品游。
你在哪见过这样的谜会:所有谜友全都住在毗邻鸭绿江的江景房,沿滨江大道游览两岸风光,泛舟在中朝界河的鸭绿江上,朝鲜风光尽收眼底;驱车去距丹东45公里的“大梨树”风景名胜区,搞一场吃梨比赛;参观抗美援朝纪念馆,游览鸭绿江大桥。
你在哪见过这样的谜会“一天两顿大海鲜,黄海梭子蟹、黄海大蚬子、六颊红蟹、海螺、扇贝、鲍鱼、混水鱼、面条鱼等应有尽有。难怪“一束阳光”把鲜红贼亮的大螃蟹晒在微信上以后,引来一片惊叹声。
你在哪见过这样的谜会:告别晚宴上的朝鲜歌舞引人入胜。桌子上是海鲜、江鲜,葡萄美酒夜光杯,台上是朝鲜姑娘的歌舞表演,这些来自朝鲜艺术院校根红苗正的大学生姑娘,光彩照人,个个能歌善舞,有伽倻琴弹唱、器乐合奏、萨克斯独奏、独唱等。演出的高潮是互动共舞,热情的朝鲜姑娘拉起客人,与王少鹏、张宝文等谜友们一起跳集体舞,真到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地步。
热热闹闹的几天盛宴,其实是关德安为了答谢曾经支持过《中华灯谜》的谜友们,特意搞的一场聚会,几万元的经费基本是他自己自掏腰包,夫人和儿子、儿媳全家跟着一起忙活;还有刘忠和、袁茂仲、隋晶、王长国等谜友的友情支持。几万元人民币对于老关一个靠退休工资生活的工薪阶层的人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是用这一个个零,为自己的灯谜人生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完美句号。这就是东北汉子、性情中人关德安!
我和老关的认识缘于1986年。是年,在时任《宝鸡报》记者王振文的鼎力支持下,我们联袂策划举办的“宝鸡报金秋灯谜大奖赛”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获得一、二、三等奖的8名参赛选手葛志全、章镳、丛川、关德安、陆影、黄穆灿、王定一、张长水等人分别从各地来到宝鸡领奖。在欢迎晚宴上,我提议大家要连干三杯西凤酒,并说这是我们陕西人欢迎尊贵客人的风俗。葛志全最痛快,我看关德安面有难色,我心想东北人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没有理睬他。第二天去五丈原旅游,我一看老关脸色不太好,我问怎么了,他说还不是让你给整的,昨晚喝的让我全吐了。我说你不能喝酒啊?他说不能,我说你不能喝,干嘛还要都喝了,他说你们待客的风俗我不能不喝啊。多么实诚的人,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有一次,隋晶谜友给我说了一件事。为了给谜报拉赞助,关德安召集了几个战友、朋友聚餐。推杯换盏之中,他向一个当经理的战友要求6000元的赞助,那个战友斟上满满3杯白酒,说:“老关,一杯酒2000,怎么样?”关德安原本不善酒力,但此时此刻,一向滴酒不沾的他二话没说,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战友一看他动真格的了,连忙按住他说:“好了!好了!我服你了,这两杯我替你喝了。”6000元钱如期划到了《中华谜报》的账上,关德安却为这杯酒遭了好几天罪……
1995年9月,我和老关同时应广东南澳县灯谜协会黄辉孝会长邀请,出任青澳湾中秋谜会评委。到达之日,他就叫上我一同去青澳湾游艇会主席,又兼任中华谜报社理事长的马汉南办公室拜访。关德安特意送上自己掏钱买的东北人参,并介绍谜报的经营状况。没过一会,马汉南让工作人员拿来20000元现金交给了关德安。章品后来给我说,上次老关去南澳,跑来的两万元赞助,可给报社解决了大问题,大家伙几个月没开饷了。
关德安生于1945年7月,下过乡,当过兵,做过工人。他曾经是丹东机床厂热处理技师,兼两个厂的热处理技术顾问,收入很可观。1984年时任丹东市文联主席的张安阳一连三个晚上到老关家里,邀请他到谜报工作。老关说,我爱好灯谜,经不住别人这么执意邀请,我就义无反顾地来到谜报工作。当时谜报处于草创初期,没有太多资金,我就到处找关系,拉赞助。当时谜报只有5个人,我既要当编辑,又兼管办公室和发行,尤其是发行,渐渐建立了和全国谜友的联系网。为了扩大谜报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我自己上街去卖谜报。
万事开头难,《中国谜报》的创办更是难上加难。“1985年,《中国谜报》创办过程中,只有一间办公室。关德安的家,几乎成了谜报的仓库,卧室里堆满报纸,散发着油墨的味道。那时,谜报自我发行,大部分靠邮寄,他每天干完工作,还要在业余时间把几万份报纸从印刷厂运回,然后分发、装袋、打包、回信、跑邮局、填单,忙得不亦乐乎。一个人干不完,妻子、孩子成了帮工。每期1-2吨的报纸,就这样发送到全国各地。他默默地干了几个人的工作。几乎每张报纸都有他的指纹,几乎每张报纸都有他洒下的汗水。”(引自刘忠和《关德安老师二三事》)
老关1988年正式调入《中国谜报》(后《中华谜报》),先后任编辑、副总编辑、总编。
刚当了谜报编辑的老关,忙里偷闲,1986年2月跑去武汉参加由中华全国总工会宣传部、《工人日报》社、湖北省总工会、武汉市总工会联合举办的“虎年全国职工灯谜会猜”,在这次虎将云集的大赛中一展身手。他和丹东袁茂仲、张玉祥同时获获得“最佳射手”称号,他们又分别获得佳谜奖和命题创作奖,丹东队荣获团体亚军,他们为丹东谜坛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全身心投入到谜报社工作之后,老关忠实履行编辑职责,大力扶持灯谜新人。1988年他和同仁们创办的“中华灯谜函授学校”,吸引了全国1000多名学员加入到灯谜的大学校里学习。他亲自教授的200多名学员,现在大多仍活跃在全国谜坛,不少已成为灯谜骨干和中坚力量.
老关主持编纂的《中华当代谜海》,不同于前人以谜目为分类标准的编辑格式,而以谜面首字笔画及其字数为序编排,便于读者以面索谜,使人耳目一新。台湾谜家吴学平先生在为该书作序时说:“丹东关德安君,主事中国谜报社贡献谜坛良多,早著声名。近与福建方炳良先生合编筹印《中华当代谜海》一书,网络当代海内外名家数千位,精选佳作五万则之多,内容难易兼收,雅俗共赏,采用新法循序编排,条分缕析,力求尽善尽美,以满足爱好者之赏鉴,诚为巨制也……”。
自《中华当代谜海》之后,老关先后撰写、编著或与他人合编、或协助《海岛虎痴谭虎录》《郑百川灯谜选注》《苏温才灯谜选注》《千家灯谜》《当代百家谜选》《金融灯谜集萃》《实用灯谜大全》《节日的灯谜》《漫画灯谜大观》《趣味灯谜选注》《新世纪灯谜之星》等多部灯谜图书的出版发行。
说到丹东,不能不说1987年,《中国谜报》联手中央电视台举办首届中华杯电视猜谜赛。央视文艺部主任邹友开、导演苏峰亲自挂帅,姜昆、唐杰忠登台主持,彭丽媛、殷秀梅、李双江、冯巩、毛阿敏、游本昌等文艺界名家倾情演出。比赛分预赛两场、决赛一场,经过连续3个周末的黄金时间录播,在全国引起轰动,使之成为当年仅次于春晚收视率的节目。同年央视文艺部和《中国谜报》再度携手,在青岛举办了“双星杯全国灯谜邀请赛”。26个省市自治区的105支代表队、424名选手参加了比赛,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参赛人数最多的谜坛全运会。这两场由中国最高传媒机构参与的灯谜大事,为新时期中华灯谜的繁荣和发展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促进作用,在新中国灯谜史上,无论怎样评价它的历史作用和重大影响,都不为过。这其中刘崇仁、章品、关德安、隋晶、隋文有等《中国谜报》的报人、谜友付出了大量艰辛的劳动和心血。身兼两场灯谜剧务的老关从搭台子到收场子,事无巨细,从筹备忙到谢幕,受到《中国谜报》社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就在《中国谜报》红红火的那两年,莫名其妙的一场报刊整顿,愣是把这份曾经到香港参加国际报刊博览会的报纸给砍了。领导多方呼吁,他们四处奔走,请客、送礼……
在《中国谜报》停刊的那几年,没有收入,没有工资,可老关依然他执著地坚守着这块阵地,不离不弃。谜报不让办了,办成了《中华灯谜》。
作为我国第一家灯谜月刊《中华灯谜》的主编关德安和隋文有、隋晶、刘忠和等人坚守阵地,默默耕耘。长期以来,《中华灯谜》在众多灯谜爱好者的共同培育下,春华秋实,硕果累累。他们先后创办了第二届“中国灯谜百强”评选活动和“新世纪灯谜之星”评选。特别是“新世纪灯谜之星”评选,共有1900多人次参与。评出“新世纪谜王”19人、“新世纪灯谜明星”22人次和佳谜作品600余则。其历时之久,参加人数之多,获奖人员之广,评选佳作之多,都堪称中华灯谜之最。
特别是老关退休的十年,《中华灯谜》实际上成了老关一个人的编辑部。每月一期将近5万字的刊物从选稿、编辑、打字,亲力亲为。这还不算,写信封、装刊物、送邮局,一忙起来,老伴都要跟着忙乎。一月可以,一年可以,可老关一坚守,就是几十年,他把自己的韶华时光都献给了中华灯谜。
身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常委宣传部长、香港谜联社特邀顾问、中华当代百名谜家之一的丹东市灯谜学会名誉会长关德安,曾先后获得丹东市政府园丁奖和沈志谦文虎奖,多次出任陕西电视台蛇年元宵节保值储蓄灯谜大赛评委、广东南澳第五届“名商游艇杯”中秋谜会特邀评委、上海枫泾元宵节灯谜艺术节等全国大型谜会的特邀评委,由于编辑职业性质的原因,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参加各种赛事,他手中的奖牌、获奖证书和奖杯也许不是很多,但俗话说得好:“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正如《中华灯谜》编辑隋晶所言:“我与关德安同在《中华谜报》共事近20年,对他可算了解。关德安对待工作的态度,可谓“唯日孜孜,无敢逸豫”。当年,在《中华谜报》,他的电话最多,信件最多,谜友来访最多。单位的办公桌上乱糟糟的总有一大堆处理不完的来信来稿,家里的写字桌上也是乱糟糟的一大堆资料、交流信函,他爱人曾无奈地抱怨:一年到头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不像个家的样子,还不让收拾,一动就火了。关德安的日历上,没有节假日、星期天,工作起来没白没黑,不知疲倦。”
《全国灯谜信息》主编刘二安在《灯谜告别了月刊时代》文章中十分动情地说:德安兄是我进入谜坛的挚友,是我主办谜刊的兄长和带路人。他是我们《春灯》《文虎摘锦》《中华灯谜》《全国灯谜信息》四大谜刊主编的老大哥,在德安兄的带动下,各谜刊精诚合作,成为当代中华谜刊史的佳话。我与德安兄及墨兮、营东老弟四人在新津谜会时,联合发布《传统谜刊新津宣言》。他退休之后十年,还独立支撑坚守阵地,每月如期为谜友们献上散发着墨香的刊物,是目前中国大陆唯一坚持按月出版发行的谜刊。
最近刘二安又在我的QQ上留言:前两年我太太不幸患病,德安兄听说后多次打电话慰问,还寄来滋补品,让我和夫人很是感动。
“说到关德安老师有许多话题。在中国灯谜函授学校我师从于他,从1988年开始,在28年的交往中,我眼中的关老师是一位谦虚、坦诚、低调、勤奋的人。与关老师的通信将近20封,我至今仍然保留着。他在信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幼稚谜作的谜病,对满意的作品给予积极的鼓励。关老师的谜艺让我受益匪浅,其谜德更让我受益终生。”长春黄文波如是说。
福建谜人王水松在“《中华灯谜》永驻我心”一文中写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所有谜刊中,《中华灯谜》对我的影响最大,对我的鼓励也是最多的,所以也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
现为丹东市灯谜学会会长的刘忠和满含深情地对我说:“关德安老师一向低调,从不谈自己对灯谜的贡献,可他在谜友的心中却像一团火、一块磁石,温暖着、吸引着大家。
行笔至此,我忽然想起2013年北洋传媒发起的“中国好编辑推选”,在全国引起了轰动。一个是写《白鹿原》的陈忠实先生自己掏钱设立“白鹿当代文学编辑奖”。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也表明向编辑表达敬意这件事不能再等下去了,陈忠实先生就自己行动起来。
在中国灯谜界何尝不是如此,光环、奖金、镜头很少对准(编辑这个备受忽略和冷落的群体,很少有人认知和发现编辑的核心价值,很少看到编辑在引领创作导向和普及灯谜艺术的作用,以及在参与社会文化生活构建中的不可替代的角色。
纵览《中华灯谜》主编关德安三十年的编辑一生,他用一条条灯谜,一篇篇文章,用几百万字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编辑生涯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章。他无私、执著、奉献的编辑一生,当之无愧是中国的好编辑!
2016321日于古陈仓 卧龙

原载于《文虎摘锦》2016年夏季刊
0 回复 | 直到 2019-11-12 12:15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