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辽宁灯谜  ›  谜人谜事

得遇徐添河先生(彤彤)

By wolf •  2019-02-28 11:25:14 •  9次点击

得遇徐添河先生 

 

 

得遇徐添河先生

 

谜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人从未谋面,见面就能认识,亲切如故,本届长治谜会我就这样遇到了心仪已久的徐添河先生。

徐先生是是著名灯谜大家,高雄市谜学研究会理事长。据资料,他异常勤奋,把《康熙字典》《辞源》等书中的每一个字的释义,全部抄录下来,多方位地进行研究,对每一个汉字了如指掌,作起谜来得心应手。凡是大型谜会,他逢人作谜,见面几分钟,你的名字就成了谜,这样已达500多人,这是最好的见面礼。徐先生和我的会面,就是以谜打头的。

当时,我们开封队在举牌礼仪小姐的身后,忽然徐先生走了过来,好像在逐队对名单,我正要见他,他也看到了我,只听一句“谁的母亲最走红”,我愣了一下,队友吕祥老师提示我说:“你的名字”,我恍然大悟,连说“好,好!”又说:“徐老师,你好!”

前一句的“好”是对谜说的。我的名字叫“胡慈丹”,我自己都没有留心制谜,以为不好下手。曾有一位同事谜友以“塞外红娘”谋面,自觉尚可。今日徐先生的“谁的母亲最走红”不仅扣合严谨,而且有感人的意境。

母亲生儿育女、相夫教子,负担家务,一生操劳,无私无怨,可谓伟大,在儿女眼中最吃香,可以说是最走红的。然而古往今来母亲中更有杰出者,如孟母(孟子的母亲)、欧母(欧阳修的母亲)、岳母(岳飞的母亲)、陶母(陶侃的母亲),她们培育出了国家栋梁、学问大家和民族英雄。

“谁的母亲最走红”是徐先生谜海一粟。他的创作不可胜数,他赠送了我一本《谜萃》,是高雄市谜学研究会谜刊第80期,记载了大陆和海外灯谜组织的活动,并展现了该会大量谜家谜作,内容丰富,用语文雅,为我学习和研究各路灯谜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徐先生从容大气,平易近人,无论谁要与他合影他都欣然接受。徐先生反应灵活,性格幽默。南阳谜友王跃刚在博客记述了那年在庆祝殷墟申遗成功的安阳谜会上的一件轶事。

在谜会闲暇、晚上内部交流时,王跃钢看到徐先生以及大家穿的统一的衣服,当众立制一则谜:“涓涓细流归大海”,话音未落,徐先生立即说:“我!”“徐添河!”王说:“我的谜目是‘红人一’呀!”,徐先生指着自己的上衣说:“我就是红人呀!”原来这个“红人”是指大会的统一服装的颜色是红的,并不是《红楼梦》人物。无目之谜,一举秒杀,出目难之,妙语惊人。这件事既风趣,又表现了徐先生的敏捷睿智。
长治谜会上,徐先生是远道而来的嘉宾,在会间我不断见到徐先生的身影,常和多人交谈、合影留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早就认识了,因为他的照片和佳作不断出现在谜刊上。
 
 
0 回复 | 直到 2019-03-27 03:14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