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辽宁灯谜  ›  谜人谜事

我与灯谜的情缘——暨第十一届东北三省谜会侧记

By wolf •  2018-08-16 11:51:41 •  166次点击
我与灯谜的情缘——暨第十一届东北三省谜会侧记
李景奇

立秋甫过,金风送爽,2018年8月11~12日,第十一届东北三省谜会在冰城哈尔滨胜利召开。我作为一个徘徊于灯谜圈边缘多年的“老新人”,恭逢盛会,感触良多。

初结谜缘
说起我与灯谜的结缘,还真挺早。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中学生时,在新华书店买了人生第一本谜书《谜语漫话》,头一次知道了“廋词”“隐语”“商灯”“射虎”这些陌生的名词,也第一次对“谜贵别解”有了懵懂的印象。
说实话,那时还弄不懂灯谜与谜语的区别,觉得灯谜就是民间的“猜闷儿”,很多年后才知道,“猜闷儿”的正确写法应该是“猜谜儿”,在这个方言词汇里,“谜”字不读“迷”,读“魅”,儿化后就读如“猜闷儿”。
后来又陆续买了几本谜书,没事翻看,渐渐学业紧张,要准备高考,也就慢慢撂下了。
大学毕业后,九十年代初,参加了几期电视台举办的《灯谜天地》函猜,还参加过几个类似的征答,有广播的,有电视的,也有报刊杂志的,侥幸得过一两次奖。我还记得报纸是《中国谜报》,杂志是《智慧树》。而广播、电视里大多是姜文清老师主持,使我又增加了许多灯谜知识。
由于身边很少有玩灯谜的,平时工作又比较忙,慢慢地,就又把灯谜撂下了,只是偶尔买几本谜书翻看消遣,没再正式参与灯谜的任何活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来年。
再续谜缘
网络时代的来临,给网络灯谜制谜者提供了大显身手的舞台,多种创新手法层出不穷,网上各种谜作随处可见,虽然良莠不齐,但是整体向好。我在这段时间吸取了大量营养,终于对“谜贵别解”有了新的认识,对许多佳谜也学会了欣赏。对谜界约定俗成的一些扣合,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201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路过中央书城,那天恰逢正月十五,书城举办灯谜展猜活动,我得了几个小奖品,并参加了下午的电控赛,小组赛没通过,好像是败给了黑龙江谜友张铁英老师。虽然没出线,但是引起了姜老师的注意,他特意让我在组委会留下了联系方式。
2016年元宵节,我再次来到中央书城,这一次胜利女神眷顾了我,一路杀进决赛,惜败给龙江著名谜友马凤友老师。
2017年的书城,我再一次小组出线,在决赛阶段引入了风险题机制,形势瞬息万变,不到最后一刻,谁能胜出,场上场下都无法预料。一路领先的程志斌小心翼翼,胆大心细的黄冬悦稳扎稳打,比分落后的我、邵才、狄树林大胆押分,力求翻身,结果由于前几轮题太难,押得越多,扣得越狠,大家反倒越开心。心情放松后,比分落后的都不在意名次了,都在嘻嘻哈哈往高了“下注”,之前有望争冠的李庆兰,也在我们的感染下成功扣分, 台上台下一片欢声笑语,场面一度接近失控,大家都当成了一场益智游戏,没谁再关心名次和分数了。
最后,程志斌和黄冬悦技高一筹,排名前列。
赛后,我加入了黑龙江灯谜群,一下子认识了一百来位新谜友,有了找到组织的感觉。每天在谜群猜猜谜,聊聊天,交流心得,增进友谊,融融泄泄,其乐无穷。
2018年的书城谜赛,我失之交臂,报名时由于名额已满,我没参加上电控赛。不过在场下观摩也挺好的。程志斌、李庆兰等大咖不负众望,悉数杀进决赛,吴勇、赵锐等后起猛人也不甘人后,纷纷斩将搴旗,从各自小组出线。但是冠军却被一位恬静的海归美女满峥夺走,令人大感意外。场上表现,满峥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绝不冒险出手,始终以稳为先。一旦有了把握,出手快如闪电,尤其是几道风险题的抢答,既稳又准,引起观众喝彩不断。
本届东三省谜会,满峥美女作为嘎嘎新的新人参加新秀赛,一举夺魁,摘得新人王桂冠,再次证明了实力,展现了风采。为我大龙江争得了荣誉,也夺得了宝贵的冠军。
我虽然接触灯谜较早,但是因为从未参加过三省谜会,所以我才在文章开头自称“老新人”。事实上,我也的确有新人赛的参赛资格,不过看了满峥、钱诚等年轻人的表现,我即使去了也很有可能被他们打败,铩羽而归。
参加谜会
笔猜前,我遇到了文化宫一队的李庆兰,我说我排99号,在三考场,她说她在一考场。眼看要开始答题了,她急匆匆走进三号考场落座,原来她搞错了,她是101号,她还以为是一考场一号呢。

辽宁著名谜家王锁林老师宣读了考试须知后,笔猜答题正式开始。卷子一翻过来,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两页纸看了几遍,几乎一道题也没有思路。再次静下心来,终于找到了第一个“软柿子”,在演草纸上写下了答案,慢慢地,第二个、第三个。。。总算找到点感觉,但是不会的题还是占大多数。
这时候,姜文清老师走到我身后,轻声问我,你感觉题难度怎么样?我回答说,反正对我来说太难了。姜老师笑了笑就去看别人了,我心里反而更没底了。


答题时间一共七十分钟,答到一刻钟的时候,一位耋耄之年的老先生走进了考场,说是组委会把他落下了,要求补发卷子并允许他答题。经过协商,很快给他老人家补发了考卷,但由于来晚了,时间紧迫,老先生并没有答完,也就没有交卷。
笔试结束后,我感觉在12~19分之间,很不理想,不过重在参与,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出了考场,正好遇见那位老先生。我问他高寿几何,老先生耳背,我大声问了几次,他两只手分别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成两把手枪,高声对我说:“两声枪响!”我问,“八十八?”老先生冲我伸出了大拇哥,对我的说法表示赞同。他说他一个人从吉林九台过来,就是为了参加谜会,以谜会友。老人家精神矍铄,腰板溜直,长我四十岁,竟然比我还有精神头,实在令我汗颜。
参加完笔猜的人陆续走出考场,大厅、门外、剧场,到处都是人,问了问本省认识的一些谜友,自我感觉都不太理想,电脑(程志斌)、浪花(李庆兰)相对分数高一些,自测都是18分左右。孙学飞、狄树林、田海红等谜坛大咖,都说只能打十来分,他们也认为本届笔猜题难度较大。
这时候,大厅的一隅突然热闹起来,好像有人现场悬谜竞猜。我挤过去一看,原来就是吉林来的那位老先生,手举谜条征答。
我过去的时候,谜面挂的是“玉帝压倒山神爷”,猜《智取威虎山》台词一句,我蒙了个“天王盖地虎”,又大声重复了两遍,老爷子说中了,然后把谜条送给了我。
我拿着谜条退出人群,想放进包里再回来猜,老先生却从人缝中挤了出来,手里拿着十元现金,非要塞给我!
大惊失色之余,我连连拒绝,生怕老先生听不见我说什么,又是作揖又是摆手,可是老先生相当执着,追了我半个大厅,后来还是旁边的人劝我,要是不收下,老先生不会罢休,更不会高兴。我只好收下了,既感动又惭愧。
然后组委会召集大家都进剧场,宣布新秀电控赛开始,钱诚、崔宏宇、张清尧、张馨月、周博文等三中学霸悉数登场,满峥、赵锐等实力新锐也各展绝艺,程志斌的女儿程淑佳高考刚刚取得好成绩,又以优异的笔猜成绩杀入新秀赛十强决赛圈,实在是后生可畏。父亲进入精英赛十强,女儿进入新秀赛十强,也是本届比赛一段佳话。
新秀赛的竞争相当激烈,直到最后两轮,才基本确定冠军,而二三名的归属,更是几乎到最后才明了。辽宁的李士丽、吉林的王丽丽实力强劲,这两位女将对我们的新秀进行了强力阻击,幸亏满峥、张清尧、钱诚等顶住了压力,确保了黑龙江省包揽新秀赛一、二等奖,满峥成功获得了新人王头衔。

初试锋芒
2018年8月12号上午八点,由哈尔滨市总工会副主席陈光莹宣布第十一届东北三省谜会正式开幕。仪式很简洁,领导讲话言简意赅,没有繁文缛节,非常符合十九大精神。


八点半开始精英赛,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通过笔试后进行的电控赛,虽然早已经过了容易激动的年龄,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生怕错多了扣成负分。于是打定主意,手离抢答器至少半尺远,以防误触。没有把握轻易不按,首次参赛,保守一点利大于弊。
第一题是字谜:心有所系,大爱至上(10笔字),各位选手尚未热身,都不着急抢,我用笔大致划拉了一下,感觉十来笔差不多,把握不算小,就按了抢答器,报出了底“奚落的奚”,十分到手,首战告捷。
接下来各位大神不再给我机会,你来我往,斗成一团。
得闲暇实不易,乃闭关以自处(三字集邮名词),我刚想到“空难封”,对面的抢答器就响了,辽宁的苏颖先我一步报出正底。
“终须一个土馒头”(三国人冠尊称,2+2)。同样如此,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老将黄盖,没想到别人比我手还快,吉林的王芳美女志得意满地报出了“老将黄盖”,稳稳地拿走了十分。


虽然战略是求稳,但我还是要拼一下。转眼来到了27题:谄媚讨好,避免砍头(NBA球星昵称连比赛名词)。一看后面,第一反应就是“绝杀”,前面肯定是“阿”什么。谄媚是阿谀,讨好也是阿谀,连续两个阿谀,可以猜阿联绝杀。他也确实在NBA、CBA都打过球,就他了!于是我按响了抢答器,响是响了(其实是别人的铃响了),但是没亮,站起来的是程志斌,他比我快一步。眼看着十分又丢了,不由得有点懊恼。不过毕竟同是哈尔滨队友,还是值得高兴的。
只见程志斌要去话筒(两三个人共用一个),不紧不慢地报底:“阿杜绝杀”,“回答正确,加十分!”我突然有点后怕,原来我的底是错的!听到了“杜绝”的顿读,我才反应过来我的底扣不严实。关键时刻队友救了我,看来抢慢了不光有坏处,还有好处。
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一道三字经题。身处主位无胜算(《三字经》句)。我对《三字经》还算稍微熟悉些,根据惯例,基本确定有“东”字,为东汉,首先跃入脑海,汉,咋也用不上。周辙东?曰西东?分东西?都不对。这时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别的版本有一句“在东北”,忘了跟哪句挨着了,我以为是“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的前几句,描述女真起于东北。这个版本后来一般都删减了,所以不常见。反正快结束了,三甲与我无缘,我该蒙就蒙吧,于是又按响了抢答器,报出了“在东北”,大屏幕显示答案相同,我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的团体赛间歇时,邻座的吉林谜友问我现在通行本的《三字经》好像没有这句话,我也是按上面的理解跟他解释的。后来回家查了一下才知道闹乌龙了,这句话出现在“赤道下,温暖极。我中华,在东北”一段(应该也不是通行简本),我完全是信口胡说,该打!凭借不靠谱的记忆,幸好没说错也没扣分,也算是点儿正。
哈尔滨的程志斌(团体赛队友)发挥出色,获得二等奖。另一位实力高于程志斌的美女大咖李庆兰由于紧张,多次答出正底却又答错一字,白白扣分,令人唏嘘不已,最后反而比我成绩还低。我以120分(基础分100)的“优异成绩”忝列三等奖最后一名,诚惶诚恐。
精诚协作
精英赛结束后,简单休整,随即进行了团体赛。辽宁、吉林、黑龙江各出三个队,另外在笔试总成绩最高的其余队伍里,又选拔出大庆队晋级决赛,实际上黑龙江共有四队参赛,形势比较有利。
辽宁黎明队一号台,我们哈尔滨文化宫二队二号台,吉林联队三号,大庆四号,长春五号,文化宫一队六号,一汽七号,鞍山八号,沈飞九号,黑龙江一队十号。这里头,对我省构成最大威胁的省外队伍有沈飞、黎明、长春。


第一题:庭院深深空寂寥(4字会议开场用语),沈飞队不假思索,当即按铃抢答“大家安静”!取得开门红。
第二题:都半步半步往前迈(三字戏剧名词)。有了精英赛的参赛经验,我对比赛环境习惯了许多。我第一时间抢答“全武行”,为哈尔滨文化宫二队先拔头筹。
第三题:立即高兴(三字铁路设施)。三号台吉林队抢猜,回答少了一个字,答了“站台”,我跟队友田海红小声说,好像是“一站台”,正底果然是一站台。
第四题,侧身急避爱新觉罗·旻宁(三字突发自然现象)。这题不难,“道光”二字铁定得有,前面再加一字就成。没等我捋顺谜底,六号台的美女李庆兰已经答了:闪道光!

第五题,应是秦淮豆蔻年(5字影目)。题目一出来,志斌就小声问我和海红,有没有《金陵十三钗》这部电影?我俩都说有,志斌果断按了抢答器,又抢回十分。
第十题,南面有一户(北京地区地名),志斌小声跟海红嘀咕了几句,抢答了“朝阳门”,再次得分。
然后是笔答题,分两轮,每轮三道题,在答题纸上作答,每题限时一分钟。
其中有一道:乃知其愚不可及!(4字时间用语,含节气,卷帘格),我跟海红一直以为有清明,底是如何如何“不清明”的意思,志斌在演草纸上写的是“秋分过了”,我一看有“秋”,就直接排出了,肯定没有这字,别的也不像。时间紧,又不能大声讨论,等到把另外两个底写完,在答题纸上写这道题已经快没时间了,必须交卷,匆匆蒙了一个答案交上去。等交完卷,我把演草纸上的“秋”字划掉,换成“春”字,立马恍然大悟,春通蠢!卷起来就是“了/过分/蠢”。志斌说我一直没听明白他说“过分”二字的顿读,实在可惜。我也确实够蠢,没能正确领会志斌的意图,白白丢掉到手的十分。
接下来是对位赛,每队依次只留下一号位、二号位、三号位,其他人临时到场外,相当于每组的每个人再单独PK10道题,一共PK三轮。
一号位对位第四题:忙于应试取证多(3字机关人事行为)。我在台下跟孙学飞(孙老师也是对位赛临时离开赛场)、张金才等师友刚猜到“考勤”两个字,我队的美女田海红已经抢答了“报考勤”,干脆利索!
轮到我的三号位对位了,第一题:尘埃漫卷遮空碧(颜色二,共3字,末字13笔)。没人秒答。我把“蓝”字的笔画特意数了一遍,确定了底应该是“土藏蓝”,刚要按铃,说时迟那时快,三台的吉林谜友潘云龙抢先按响。他答出了跟我一模一样的底,经过评委会讨论,认为“土”作为颜色太宽泛,不合目,决定扣分。正底是“灰,藏蓝”,这回我可真冒冷汗了。还是细琢磨的功夫不到家,原底明显大优。差点抢答成功,好可怕!
第二题马上就来了:栖于树间,鸣于枝头(黑龙江地名二)。我连目都没细看,就按了铃。不是托大,老家在鸡西,字素提示那么明显,这种题还能错过么?等我站起来才发现,谜目竟然是“黑龙江地名二”!好在谜面字数少,抱合词不会太多,现组吧,有木,有口,已经来不及数有几个木了,信口回答“鸡西、林口”,只有台下的程志斌看出我稍微打了一下奔儿,其实我已经有点慌了。黑龙江一队的关怡娟后来回忆说,她当时也看成了猜一个地名。

以资抵徭得生路( 3字购书行为,含世界名著)。我有点被谜面绕住了,一时没找到头绪,光在“金”“赋”“役”这些单字里找灵感,随着一声铃响,黑龙江一队的美女打虎将,哈尔滨灯谜协会秘书长关怡娟报出了正底:买《复活》,我才恍然大悟。


对位赛最后一题:官兵一致团结紧(6字签约承诺语)。第一反应就是“大小合同”。本届比赛题型新颖,紧抓社会热点,大小合同正好是当前热点中的热点,但是前两个字有点不敢确定,”没有大小合同”比较合目,“不分大小合同”比较扣面,反正本轮已经得十分了,拼一把,大不了再扣回去也不亏。“没有大小合同”,“正确,加十分”!

随着比赛的进行,我们队明显后劲不足,早早就得了180分,却很久都没有再上升。这时候实力超强的沈飞队已经成功完成了反超,由苏颖、潘红玉、金镝组成的黎明队也曾一度反超了我们,后来由于扣一次分,与我队很长时间分数持平,你涨我也涨。而五台的长春队在美女打虎将王芳的带领下,已经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判断郑牛触壁痕(三字迷信活动),这条谜暗含用典,没有深刻的文化底蕴无从下手。我跟田海红、程志斌立即紧张地讨论,郑玄,经神。。。能想到的都往纸上写,集思广益。此时抢答器铃声响起,“批八字”!随着一声响亮的回答,六号台的孙学飞老师,成功地猜出正底,获得了满堂喝彩声。

感到遭冷落,无心赖终生(教育部门举措)。这种拆字谜,是六号台美女李庆兰的拿手好戏,铃响报底“减负令” !一气呵成。
风险题开始了。规则是每队先选好想要押的分数,在答题板上写明并。公开出示,然后答题,对了加上所押分数,错了扣掉相应分数。
我和志斌都参加过风险题的竞答,就是17年在书城的那次。虽然不是正式大型比赛,但是也都因此知道风险题的厉害,稍不留意,就会优势尽失,胜负易手。此时我们是并列第二,比领先者沈飞队低三十分,与黎明队同分。我的意见是保守,坐二望一。选择押十分,最多不能超过二十。
第一题押十分。题来了:改链式的动力不足,应少用(特种运输工具)。海红问“链式”是啥,志斌在纸上写“履带”,我说从“动力不足”来看,应该是拆,志斌心领神会,立马调转思路,三下五除二写下了答案——运钞车,展现了深厚的拆字功底。
如此五轮下来,每轮都是押十分,每轮都是轻松过。这时才想到押分押少了,肠子都悔青了!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押分决策完全错误,没有取得团体冠军主要责任也在我。
需要特意提一下风险题第四题。高碧清对月影弓(化学元素连符号),我还在拆字,志斌已经驾轻就熟地写下了答案:硼。但是他对元素符号叫不准,问我是哪个。我告诉他是B,大写的!他有点半信半疑,但是划拉了一下,觉得符合“影弓”的象形,于是确定了这个底。亮底后,不出所料,好几台都答对了汉字,却写错了符号。有写“P”的,有写“Pd”的,不一而足。高中的那点基础化学知识总算没有辜负我,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我们队跟一号台黎明队的成绩始终齐头并进,我们押十分,他们也押十分,我们答对了,他们也答对。黎明队的鸟枪(金镝)平时就爱开玩笑,此时故意向我们挑衅:“你们就不能大胆点,押二十分胜过我们?”我们为了保险,坚决没受他的激将法干扰。现在想起来,还不如将计就计中了他的激将法呢!两个队同时达到250分时,紧挨着的双方队员还击掌相庆,各自进行自嘲。


终于最后一题了,由于之前沈飞队答题失误被扣掉十分(没记错的话就是那道元素符号题),我队和黎明队各加十分,得分形势为:沈飞290,黎明280,哈文化宫二队280。其他队由于各种原因扣分,已经逐渐退出了三甲的竞争。志斌冷静地算了一下分数,我们最差也是第三名,还是二等奖,如果对手失误而我们答对,就有可能逆转夺冠。
这回押二十分!写分数的过程中,不幸被对面的沈飞队赵云看到,他一脸坏笑,马上让队友涂改分数,从十分也改为二十,哪怕是与其并列的机会,都不给我们留一丁点。此时,主持人刘劲松老师已经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再改了,不得不亮分数,任由对面的沈飞队奸笑不已。


终极一题终于来了!“郢都必危矣”(2字职业名词二)。一看大屏幕,我们仨都有点蒙圈,带引号的最可怕,万一用典坑死人。郢都是哪?湖北?荆州?一分钟时间,净想没用的了。后面应该是保险,啥啥保险?来不及了,湖北的,职业方面的。。。我对志斌说,填个“公安”吧,荆州附近,也属于郢都的范围。一开底,我们都气晕了。城管、保险!大笼意,郢都扣城,城/管保/险。大多数队伍都对了,就我们少数一两个队扣了分。鸟枪得意地嘲讽:“你们押二十分自己作死,不怪我们”。
唉,技不如人,本来就怪不得别人。由于沈飞队及时更改所押分数并回答正确,就算最后一题我们答对了,也不能击败沈飞,二等奖还是没变,只不过由第三名变成第二名而已。
赛后感言
比赛结束了,新的遗憾又来了。由于时间紧迫,跟很多省内外谜友都没来得及沟通,有些当地谜友甚至还没握过手就分手了。好在谜赛期间认识了心仪已久的辽宁媳妇、四川美女米粒(潘红玉),由于众目睽睽,没敢公开拥抱,深以为憾。不过也不急,机会有的是。
两天的比赛,短暂的聚会,结识了许多朋友,增长了许多见识。毋庸讳言,辽宁队的整体实力明显高于我省,他们的绝对主力、世外牛人等,还有好多没来。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没有把握住,以后想战胜他们将会更难。长春队的女将非常出色,王芳实力强劲,王丽丽敢打敢拼。如果单独举办女子赛的话,我省的李庆兰、田海红、关怡娟、黄冬悦、满峥、钱诚等未必稳操胜券。
我省的优势也很明显,就是对年轻一代灯谜爱好者的教育非常系统,以哈三中学子为代表的新生代,已经形成了气候,形成了规模。假以时日,必能扬名东三省,声震全中国。这些成绩,都与姜文清、刘劲松、狄树林、孙学飞、束洪波等老师的辛苦分不开。本届比赛,好几个新人的笔猜成绩甚至超过了谜坛前辈孙学飞、狄树林二位老师,如今雏凤清于老凤声,他年进境,未可限量!
以上就是我一个谜坛“老新人”的感想,拉拉杂杂,想到哪写到哪,不成文章,不合体例。话虽乱,情却真。恭祝各位谜友身体康健,阖家秋安!

一剪梅·谜友相会
谜友相邀八月秋,
情也悠悠,神也悠悠。
何时相会慰吾愁,
锁住眉头,萦绕心头。
各展高才可解忧,
思也能留,念也能留。
新朋旧友聚高楼,
此愿得酬,一世何求!
0 回复 | 直到 2019-04-21 10:50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