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辽宁灯谜  ›  挑灯共商

刘茂业:《春谜大观》一百年

By wolf •  2018-08-01 01:09:46 •  196次点击
刘茂业
《春谜大观》一百年
说到民国的灯谜,“萍社”谜家的谜作汇辑——《春谜大观》是最为著名的灯谜选集之一,作为沪上谜人,我为春申谜史上出现过这么一部灯谜典籍而感到骄傲。但因该书出版年代久远,从上世纪80年代初涉谜起,我却无缘拜阅此书,一直引为憾事。到了90年代后期,有谜坛“四库全书”之称的《中华谜书集成》(第三册)公开编纂出刊,才有幸得以一亲此书“芳泽”。本世纪初,孔夫子旧书网上线,我更是从中觅得心仪已久的民国初版本《春谜大观》(上海进步书局1917年1月出版),后来又相继购得1969年5月台湾文光出版社出版的影印本、1979年10月香港太平艺苑出版的《谜林》(第三册)、1983年12月台湾广文书局出版的《橐园春灯话•春谜大观(合刊本)》等多个版本,俨然成了“萍社”和《春谜大观》的“铁粉”。

《春谜大观》分上下两卷,收录灯谜共有5000余条,谜作者计58位,在众多的民国谜书中独树一帜。从1917年初版至1935年,短短的十余年时间里,这本书成为罕见的灯谜畅销书,再版达10次之多。海上灯谜大家江更生在《中华谜海》里曾云:“‘海派’灯谜赖以流传,‘萍社’活动资料得以保存,此书(指《春谜大观》)功劳不小,王均卿的努力更是值得称道的。”著名谜家赵首成在《百年谜品》一书中对其亦不吝溢美之词:“洋洋大观,风行久远,影响之巨,无以复加。”

《春谜大观》主编王文濡,字均卿,别署新旧废物等,是著名的“南社”诗人,与海上漱石生孙玉声等发起成立名振遐迩的灯谜社团——萍社,有“海上虎头”之令誉。他有感于当时坊间所刻的谜书粗制滥造,贻误学者,遂与“萍社”同人“商略而行之”,编成此书。在《春谜大观•序》中,王文濡深情款款地道出了编书初衷:“当此玄黄扰攘之秋,新旧党人奔走运动,争名夺利之日,而寒江伏处数十穷措大之学问、之经济、之气概,日销磨于文字游戏,竭其一得,仅仅博游览场所之欢迎。高踞一席,自鸣得意。幸乎不幸,我同人对此感情为何如耶?岁月骎骎,寒暑一易,门分类别,存积日多。同人集议,佥谓雕虫小技虽不合乎大雅,而遁辞寓意,谲譬指事,要自寓乎弻违晓惑,警世讽时之旨。梓而行之,鸿爪雪泥,藉此不没,亦以见繁华龌龊场中尚有此韵人韵事之点缀也。”对于入选谜作的宗旨,他又写道:“宁少毋滥,宁雅毋俗,宁大方毋纤巧,宁紧切毋宽泛,宁平正通达,使人一览易知,毋晦涩艰深,若人作三日索。凡此种种,皆禀承同人商略而行之,非末学肤见所敢擅主也。”这些“萍社”谜家的灯谜美学理念,即使在今天看来,仍对我们的灯谜创作和鉴赏等,具有学习借鉴意义。

《春谜大观》曾沾溉数代海上谜人,在海派灯谜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我们来看书中的几个谜例:“城外面饼极多”(打唐诗句一)“野火烧不尽”,谜底须顿读作“野/火烧/不尽”,“野”指“城外、郊野”,“火烧”系北方人对称面饼的称呼,“不尽”就是“极多”的意思;“京中骤雪”(打曲牌名一)“忽都白”,“忽”解释为“忽然”,扣合谜面上的“骤”,“都”是“京都”,“白”指“白雪”;“孩”(打《西厢记》句一)“一时半刻”,把谜面视作两部分,“子”是“第一个时辰”,“亥”是“刻”的一半;“兄弟之后”(打汉代人名一)“第五伦”, 古代以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为“五伦”,“兄弟”在五伦中排列第四,所以它的后面是“第五伦”;“《廉吏传》”(打京戏名一)“清官册”,“廉吏”就是“清官”,“册”即书册;“小人勿用”(打中药名一)“使君子”,用反扣法成谜,“小人”的反面是“君子”,“使”别解为“使用”,等等。这些谜作,制谜手法多样,已有别于单一传统的古典灯谜模式,颇具海派风格了。

值此《春谜大观》问世一百周年,匆匆写下这些文字,辞不达意,谨以此向《春谜大观》和“萍社”前贤致敬。
(以上原载《谜也者》2018年第2期)
1 回复 | 直到 2019-02-22 18:45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