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辽宁灯谜  ›  挑灯共商

杨景龙:谜人本色是诗人——序刘二安先生《黎国廉花鸟...

By wolf •  2018-07-24 01:06:17 •  233次点击
杨景龙:谜人本色是诗人——序刘二安先生《黎国廉花鸟谜笺注》


初识刘二安先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当十六七岁时,就拜读、抄录过二安先生的新诗作品。作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中文专业的学生,入学的时候正值浩劫刚过书荒尚且严重的新时期之初,我们千方百计地寻找、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一切能够看得到的古今中外文学作品。这些作品有正式出版的,也有不少手抄油印的。碰到自己特别喜欢的书,看过仍觉不舍,没钱买也买不到,就借来抄,我就整本抄录过《诗经》、《楚辞》、《唐诗别裁集》以及钟嵘《诗品》、司空图《诗品》、严羽《沧浪诗话》等不少诗词作品集和诗论著作,也抄录过数十万字的大部头经典名著,至今仍能背诵的新诗和外国诗歌作品,也是通过抄录的一笔一划刻进脑海里的。那几年抄书抄得捏钢笔的手指磨肿甚至磨烂,然后肿了又消,消了又肿,日复一日变成茧子,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以致右手中指末节至今仍稍显畸形。回首当年读书,最感震撼的还数与朦胧诗的相遇。随着社会生活的日渐清明,朦胧诗从地下流传走向半公开传播,但正式出版的朦胧诗集还买不到,于是就抄。抄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的,也抄刘二安先生的。记得二安先生的诗作,登在一本蜡版刻印的多人合集里,是一个本市的同学不知怎么搞到的,那些诗总体上表现一代人的压抑、苦闷和觉醒这一新诗潮的基本主题,有新颖的情思,也有新鲜的意象与新巧的手法,和多年来流行的东西不一样,带给我们新奇的心理刺激和美感享受。读罢爱不释手,于是就把这些诗抄了下来。因为同住在一个不大的城市里,也因为诗,很自然地,后来就和刘二安先生认识了。


《黎国廉花鸟谜笺注》

从小爱好诗歌的我,是把写得一手好诗的刘二安先生当作老师和兄长景仰着的。印象中二安先生言语不多,总是面带和善的微笑,睿智的目光敛藏于浅淡的笑意里,仿佛已经了然这个世界和存在的底蕴。再后来,我又和二安先生的夫人刘涵华女士成了市内一所大学中文系的同事,我教中国古代文学史,涵华女士教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涵华女士是新时期著名校园诗人,大学时代的诗作就曾引起过谢冕先生的关注,于是和景仰二安先生一样,我也景仰着涵华女士这位珍稀的诗人同事。在大家的感觉里,二安先生和涵华女士,不啻是当代的赵明诚和李清照、赵子昂和管道升,或者就是身边的陈仲义和舒婷,真正让人叹羡不置!岁月推移,涵华女士和舒婷一样,逐渐把创作重心转向散文和随笔。二安先生则日益沉醉于灯谜创作、整理、研究,参与、发起省市、全国乃至东南亚华人地区的大型谜语活动,编撰出版了几十种谜学著作和刊物,成为成就卓著、名满天下的一代谜人。对舒婷的创作转向,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篇梳理舒婷诗学传承背景的文章里曾有评说,一如对舒婷的理解,我也大概理解涵华女士的创作转向。然而对于二安先生由新潮诗人大幅度转身为谜人,则始终不得正解,且暗觉惋惜。这个困惑,成了颇有几分好奇的我心里一直解不开的“谜”,几次欲就此“谜”请教二安先生本人和涵华女士,但终是没有说出。


《文心雕龙》刘勰

内心所以生此困惑,其实是我自己视野有限、孤陋寡闻所致。缘于生性迟钝,自己一向不曾涉猎谜事,虽然读过荀子《赋篇》,熟悉古代大量题咏类诗赋和比兴手法,知道东方朔等人的滑稽故事,但均不曾把这些和谜语牵连一处。遇上单位节日联欢竞猜灯谜,自己总是不得要领,莫名其妙,所以只能敬谢不敏,而益发畏避,终至对谜事一窍不通。直到前时,二安先生又一部谜学新著《黎国廉花鸟谜笺注》撰成,嘱我作序,虽知万难胜任,但终不获辞,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这才重读刘勰《文心雕龙·谐隐》、朱光潜《诗与隐》等文献,终于有了一点对谜学常识以及谜学与诗学渊源关系的初步认识。刘勰在《文心雕龙·谐隐》篇里,把“隐”与“谜”并论,解“隐”为“遁辞以隐意,谲譬以指事”,解“谜”为“回护其辞,使昏迷也;或体目文字,或图象品物”。理清“隐”的源流,指出先秦的外交活动即用隐语,荀卿的《蚕赋》“已兆其体”,汉代有《隐书》十八篇,刘歆和班固编书目时,都把它们附在赋的后面。而历代臣下对于君上的讽谏,往往借助隐语施行。隐语的功用很大,可以“兴治齐身,弼违晓惑”。朱光潜先生的文章,更是大量举证中西历史典故,追溯谜语的古老源头,说明谜语在古代社会生活中的多方面重大作用,并举出许多诗赋的例子,论证谜语和诗赋的滋孽、伴生关系。朱光潜先生认为:
隐语为描写诗的雏形,描写诗以赋规模为最大,赋即源于隐。后来咏物诗词也大半根据隐语原则。诗中的比喻(诗论家所谓比、兴),以及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寄托,也都含有隐语的意味。就声音说,诗用隐语为双关。如果依近代学者佛雷泽和弗洛伊德诸人的学说,则一切神话寓言和宗教仪式以至文学名著大半都是隐语的变形,都各有一个“谜底”。旨哉斯言!证之以刘二安先生的《黎国廉花鸟谜笺注》,宜信朱光潜先生之说不诬。

《诗论》朱光潜

清末民初著名谜家黎国廉,有“谜国雁臣”、“谜中亚圣”之誉,一生制谜数万则,有《玉繠楼春灯录》(又名《六禾谜稿》)四卷传世,收录其谜作五千余则。黎国廉是近现代存世谜作最多的谜家,石光瑛在《玉繠楼春灯录序》中称道黎氏谜作“其词悉用古语,自经史、谶纬、子集、小说、传奇、戏曲,门分类别,靡不甄采。其运思巧合若天衣之无缝,其精切若西域胡贾炫巨宝,光气熊熊不可逼视,其浩博若长江大河深灏流转,而卷轴之富左右逢源,有投之所向无不如意之奇,盖非读破万卷而神明变化之不克有此。盛矣哉!古未尝有也。”可谓中肯之论。黎国廉的谜作中有大量动植物灯谜,二安先生参考花鸟画、花鸟诗的名称,首次在灯谜界提出“花鸟谜”这一概念,以之命名黎国廉的动植物灯谜,并从其谜作中精选“花鸟谜”三百则,作了详切准确而又简洁生动的笺注。这些精选出的花鸟谜,谜面均采用古诗文成句,字字有来历,句句有出处,诗意盎然,文采斐然,谜面与谜底扣合谨严巧妙,结合二安先生的笺注品读,感觉诗的意境与谜的趣味浑然一体,既能从中领略极高的审美欣赏价值,同时又能借此“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丰富读者的知识面,与孔子论诗之功用相吻合。精彩者如:

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鸟名)青庄
注:面出唐孟浩然《过故人庄》。绿树,以颜色扣“青”,田家、村边均扣“庄”。青庄鸟即为苍鹭。
依约遥峰,学敛双蛾(鸟名)山画眉
注:面出宋词人陈允平《庆春宫》:“眉痕留怨,依约遥峰,学敛双蛾。”遥峰,着山。蛾,蛾眉。双蛾,指美女的两眉。
行人曾见,帘底纤纤月(鸟名)踏莲露
注:面出南宋词人辛弃疾《念奴娇·书东流村壁》。纤纤月:形容美人足纤细。面意为“行人曾在帘下见过她的美足。”唐·牛僧孺《玄怪录》:鹦鹉数千,丹嘴翠衣,尾长二三尺,翱翔其间,相呼姓字,音旨清越。有名“武游郎”者,有名“阿苏儿”者,有名“武仙郎”者,有名“自在先生”者,有名“踏莲露”者……莲,即金莲,旧指缠足妇女的小脚。
绿叶成阴子满枝(兽名)不花
注:面出唐诗人杜牧《叹花》,感叹春尽花谢,绿叶繁茂,果实累累。不花,蒙语音译。牛的别名。明·沉德符《野获编·词曲·蔡中郎》:“胡语以牛为不花也。”
钿合金钗寄将去(虫名)肥遗
注:面出唐诗人白居易《长恨歌》:“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钿盒和金钗,相传为唐玄宗与杨贵妃定情之信物。肥遗,蛇名。《山海经·北山经》:“(浑夕之山)有蛇一首两身,名曰肥遗,见则其国大旱。”晋·张华《博物志》卷十:“华山有蛇名肥遗,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晋·郭璞《山海经图赞·肥遗蛇》:“肥遗为物,与灾合契。”唐宗贵妃杨玉环体胖而貌美,因以“环肥”指体态丰满的美女。遗(wèi)给予,馈赠。
霄汉常悬捧日心(蔬名)天葵
注:面为唐诗人钱起《赠阙下裴舍人》诗句,意指自己有一颗为朝廷做事的衷心。葵倾一词指像葵花向日一样地倾慕,此谜之“葵”字取此意。
天上何所有(蔬名)榆耳
注:汉诗《陇西行》有“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之句,谜以此扣。榆耳即榆蘑。
南朝四百八十寺(果名)庵罗
注:面为唐诗人杜牧名诗《江南春》句。罗,散布。庵罗即菴摩勒,也叫余甘子。
买丝绣作平原君,有酒惟浇赵州土(牡丹名)独胜
注:面为唐诗人李贺《浩歌》诗句,平原君即战国四公子之一的赵胜。
三月正当三十日(草名)接余
注:面为唐诗人贾岛《三月晦日送春》句。《尔雅·释天》:“四月为余。”三月三十日之后接着就是“余”月。“接余”是一种水草,一名“荇”。



读过这些绝妙的花鸟谜语与笺注,我终于明白——谜人本色是诗人。自己心里那个困扰有年一直未曾解开的“谜”,也随之释然,而无需再向二安先生和涵华女士请教了。二安先生本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新潮诗人,兼擅旧体诗词创作,黎国廉也曾列于民国年间香港词八大名家之数,有《玉繠楼词钞》结集。可以这样说,黎国廉精妙的花鸟谜语和二安先生同样精妙的笺注,皆植根于熟参经史子集、遍读诗词歌赋的淹博学问基础,而济之以敏感多思的诗人天性,触处生春的诗意联想,悠然心会的诗兴感悟。诗亦是谜,谜亦是诗,这些以古诗文成句做谜面的花鸟谜语和笺注,本质上与诗无异,非诗人不克办此。它们类同于因难见巧的诗文佳作,而谜面与谜底丝丝入扣,又因巧成趣,奇情四溢,可视为对古诗文原作的二度创作。读者一卷在手,悬赏揣度之际,显然比解读诗文原作要多出几分豁然贯通的惊喜和轻松游戏的快乐。至于以诗人身份转而致力于谜事,黎国廉的一段夫子自道透漏了个中消息:

阅历既深,觉古今作者浩如渊海,竭吾生之精力,其所造诣尚难与昔人争一日之长,悄然不敢以问世。唯谜学一途,其英华尚为古人所未发,且自幼好之,堪资消遣无聊之岁月。尽将生平所读之书,借吾驱策。积之既久,得数万则,芟其浅近,可存者尚有万馀,所谓无一字无来历者,庶几近之。后有作者,不得而知;以方前人,则自信可称创作。
可知作此选择,既是缘于天性所好,而又出于创作策略上的考虑。我想二安先生由诗人而谜人,心理发生的内在驱动机制当与黎国廉大致相似,不知二安先生以为然否?由此我又记起二安先生敛藏于和善笑意里的睿智目光,似诗也似谜,灵妙而超逸,——或许,这个世界和存在的谜面与谜底,都已由二安先生的目光和笑意给出过了。

2015年9月15日
1 回复 | 直到 2019-07-24 04:25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