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辽宁灯谜  ›  谜人谜事

87岁的传承人,把三水风情藏进灯谜

By wolf •  2018-05-03 00:17:31 •  223次点击
在西南街道文锋中路与新华路交界处,有一栋数十年房龄的小洋楼。4月21日,循着老旧的楼梯拾阶而上,敲开了三水区非遗项目——三水灯谜传承人蔡艺武的家门。

生于1931年的蔡艺武今年87岁了,30年前醉心灯谜创作的迷狂早已随着时代变迁和精力衰退而退潮。现在,蔡艺武已经不怎么写灯谜了,但偶尔,蔡艺武还会翻翻满屋子的诗词楹联书籍和灯谜作品。

这活儿,藏在心底就像黑夜里一豆微茫的灯,“精神就有了寄托。”



得意之作无人能解

蔡艺武与灯谜结缘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各类传统文化活动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一时竞发。蔡艺武回忆:
那时候大型公共活动少,人气容易集中,承载传统文化、且饱含斗智乐趣的灯谜在当时深受大众欢迎。

回忆当时盛况,蔡艺武娓娓道来:
1988年,三水总工会举办灯谜展猜活动,来自中山、南海、顺德、禅城,乃至广西梧州的灯谜好手云集,有四、五百人之多。当时,三水灯谜协会成立才没多久,上过私塾的我被推选为协会理事。为不负众望,我还自掏腰包购进各类参考书,并且从诗词楹联汲取营养。

最终,蔡艺武精心创作了自己的得意之作“中秋将至(打一成语)”。可是,当场无人解出;在随后的佛山市总工会灯谜大会上,蔡艺武带着这个灯谜会战各路高手,后来尽管蔡艺武降低难度提示谜底为六字成语,但依旧无人能解。



蔡艺武笑着说:
谜底是可望而不可即。中秋是农历八月十五,在古代天文学中又称为望月,所以谜底中有个望字,中秋将至就是说望月将至,但是这一天还未到来。谜底甫一揭晓,引来满堂掌声。

不过,此后蔡艺武灯谜创作风格也逐渐清晰:不要掉书袋、藏典故,要写与三水市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灯谜。

写出“最三水”灯谜

蔡艺武笑称自己是半路出家的门外汉,但是,随着他创作手法的日益成熟,三水乃至全市的路名、地名,景观和特色手信,都可“入谜”。

过去十多年来,西南城区的多个主干道路纷纷被他写进灯谜,赋予了新的意味和趣味,如“一片汪洋”是广海路,“望归帆而信步”是沿江路,“月儿弯弯照九州”是耀华路,“健儿夺得锦标归”是康乐路,“产品高尖精”是三达路。

在蔡艺武看来,猜灯谜跟对对联一样,有一定的套路。有一种叫对偶格的灯谜,就考究词义的对称,如“北江”对“南海”;有一种叫飞花格的灯谜,讲究字体结构的拆分,如“芦苞”的谜底就是户包,颇有当年包干到户的时代气息。猜灯谜还讲究形似和写意,如“缕缕炊烟飘朔方”就是知名景点南风古灶。

蔡艺武:
写灯谜的门槛比诗词创作的门槛要低,但是创作的题材也更加宽泛。虽是耄耋之年,但我常从网络潮语中吸取营养,如“敌南击北”的谜底是逆袭,“饮茶喝酒背常备”的谜底就是“杯具”;至于写出“老伯不见烤圆面”这样的谜面,是因为我看到佛山名手信盲公饼联想到这个小吃的由来。
后继无人盼传承

至今,蔡艺武仍然珍藏着过去30多年里亲手撰写的灯谜,这些纸片好像是承载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记忆的底片,细细翻开每一张,都有着说不清的故事和道不完的情结。

但是,一度占据大众娱乐舞台的灯谜,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渐行渐远。蔡艺武说:
很多人对猜猜玩有兴趣,但是要钻研怎么创作,就提不起劲了。



蔡艺武也曾思考过原因,他从晚年研究的诗词创作找到对比:
诗词创作门槛极高但有章法可循,写一首好诗成就感更高;而灯谜创作则让人感觉流于疏浅,难以给创作者以满足感,渐行渐远也就不奇怪。

其实不然,像灯谜谜面“四面帷屏度岁寒”及其谜底为“图”字,这就对创作者和猜谜者的文学素养有一定要求。早年,蔡艺武还曾创作了一个得意之作,他用探骊格创作了谜面“齐楚燕赵魏韩合纵”——这谜面的六个字都是战国时代国家名,所以谜目提示谜底为国家名,而破谜的关键在于“合纵”二字,苏秦曾经拜六国相,联合“天下之士合纵相聚于赵而欲攻秦”,据此可以推断谜底为“苏联”。



蔡艺武说:
灯谜其实是雅俗共赏的文化活动,其创作的秘诀是: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早年,有人曾拜我为师学习灯谜创作,不过,随着灯谜活动逐渐式微,想学灯谜创作的人也越来越少。我打心里最期待的,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来传承它,其实只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又愿意多学,多思考,就很容易上手。
0 回复 | 直到 2019-06-19 07:17 添加回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回复

登录 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 注册

欢迎加入辽宁灯谜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微信公众号

辽宁灯谜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