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回复: 1

一代宗师——“虎王”柯国臻【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17: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柯国臻(1931-2003),笔名微山,浙江温州人。出身贫苦,十六岁时,因家境拮据而辍学,在码头做搬运工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入温州市工人文化宫工作,1956年擢为该宫主任,1978年调任温州市图书馆馆长。1992年退休后,忽患中风失语,偏瘫卧床十载,于2003年11月3日与世长辞。
柯氏少年聪慧机警,记忆力惊人,有过目不忘之天赋,故工馀自学之古典文学及历史知识,供其笔下驱遣,绰有馀裕。他对地方曲艺素有研究,更是温州鼓词高产作家,长期担任该市曲艺协会主席,写有鼓词词本近百部,许多优秀词本至今仍在温州民间说唱不衰。文革浩劫,他被打成“走资派”,关进牛棚,受尽折磨,而他却乘此机会向难友诗人请教古典格律诗词写作之道。他的诗作效法盛唐山水田园诗人王维,善于以流放的线条、雄健的笔力,勾勒祖国名山与大川,抒发人生感悟与志向,下笔波澜起伏、状物情景交融,深受时人推崇,故他乍出牛棚、初离苦海,便发起成立“鹿城诗社”,并被公推为诗社社长。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分散和干扰他对灯谜的痴爱,他把鼓词的通俗活泼、生动有趣,诗词的典雅华美、含蓄凝练,与灯谜有机结合,创作出一则则耐人寻味、神采飞扬,可以藏之名山、流传千古的灯谜佳作。同时,他把对于曲艺、诗词的探讨精神与研究方法悉数施之于谜,在灯谜理论上卓有建树,成为当代谜坛首数一数二的大师级人物。
柯氏与谜结缘,可追溯至他年少时对温州民俗的挚爱。据他本人回忆,旧时温州(永嘉县)每年二月起,都举行旨在设醮禳灾的“拦街福”。在城内几条主街及各大商号门前,除举办扎彩楼、舞龙狮、踩高跷、放焰火等活动外,必悬灯猜谜,以助欢乐。未及弱冠的他,竟深深地为大人们猜出的一条条浅显有趣的灯谜所倾倒。随着年龄渐长,他认识了当地谜家曾子辉先生,便拜其为师,学习猜谜。1957年他已能够制作灯谜,后又得到当地李章舜及兰州马啸天的指点,并外出访问了南京张亚谟、陆滋源,厦门徐鸿基、徐宾鸿,汕头胡寄云、陈镇权等谜家,由此而百尺竿头,谜艺大进。1958年春,他在工人文化宫组织起业余灯谜兴趣小组,先后编印了《趣味灯谜》、《强弩》、《白鹿文虎》等谜册供内部交流观摩。1978年起,他又创编了定期出刊发行的《鹿城谜苑》及个人作品期刊《微山谜话》,大量妙趣横生的灯谜佳作与充满独特见解的谜学探讨文章,从此源源不断走出温州,飞往全国,迅即震撼了改革开放后的大陆谜坛,影响和左右了当代灯谜创作长达二十年的时间。
柯国臻曾经花费很大气力从了如指掌的灯谜发展史中,认真探索前人作品的艺术规律,并结合自身创作经验,先后在谜格、谜史、谜理、谜艺诸方面爬罗剔抉、刮垢磨光,去芜存菁、激浊扬清,从而总结出了许多极富前瞻性和创造性,可以用来具体指导灯谜创作的理论见解。
在谜格的遴选、归纳与创新方面,他有感于民国韩英麟《增广隐格释例》中所列四百零七个谜格,严重地存在着异名同法、体类不分的现象,且大多繁杂空泛,鲜能切合实用,于是自1975年始,先是写成《漫谈谜格》一文,提出了立格原则及“格为谜用,格助谜话”的观点,接着又依照谜底字的形音义变化,对旧有谜格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筛选、删除与合并,于1979年以温州图书馆的名义刊行了一册《谜谱》,列格十大类,共九十五格。后来根据现代灯谜提倡“无格胜有格”的实际情况,并考虑到谜格具有变化谜底字序、字形之功能的因素,又及时对《谜谱》中的九十五格进行了精简改革,在他与吴仁泰、金瓯合作编著,由安徽科技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灯谜知识》一书中,专章列出常用谜格四十个,并详尽说明每一格的格名来源、用格规定及谜例,极大地方便了带格灯谜的创作与猜射。他的的这一富有民俗科学与理性色彩的改革举措,受到了谜界的一致肯定和高度赞扬。
在谜史的发掘、整理与弘扬方面,柯国臻发表了《灯与谜》、《灯谜小史》、《温州谜事》、《小说中的隐语钩沉》、《〈三国演义〉中的隐语》、《谈隐语与谜语的区别》、《共同把“曹娥谜”扶上谜坛》等一系列文论,其中当以《共同》一文,在凿实考察了曹娥碑题“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字隐“绝妙好辞”故事诞生的起因并罗列历代诸种相异说法后,又详加分析、剖解了曹娥谜的体格,最终提出了改革以求古为今用的具体意见,最有思辨色彩和说服力。
柯国臻毕生致力最勤、论述最多者,其实还是在谜理、谜艺方面。
比如,为使雅丽工整、精雕细琢的北派谜与南宗谜能有一个明显的区分范围,他提出了“北派的创作方法是以字或字的结构为描绘对象”、“谜面虽是七言协律诗句,但纯用会意扣底的,不能算为北派谜”,他凝练出二十字的北派成谜特色:“七字一句,句有诗意,注重扣字,逐节分扣,巧嵌谜格”,这一尖新而不失精辟的“新北派”论断,是他在批判地继承民国谜家张郁庭所创“八体三十八法”等旧北派理论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创新,并使之更具纲领性和普及性的建树。又如,他鉴于以会意为主的某些南宗谜,在面和底的相互演绎过程中,出现断字、断词相扣,令全谜整体肢解,丧失了连贯的句意(例如以“笔下超生”射西汉人名“毛延寿”),“纵然每字相扣十分紧切,也避免不了貌合神离、气阻语塞之病,读来毫不相干”(柯氏语),因此就给这种谜命名为“断句谜”,并告诫谜人尽量避免创作此类谜。
再如,他较早地在《鹿城谜苑》上发起关于“别解”属性问题的学术大讨论,柯氏的主导意见是:凡谜底字序未乱、字形未变、词根未脱,制者利用汉字一字多义和字有同音、象形的特点,对谜底中一字或几字进行义、音、形别绎的,就叫做“别解”;他还认为:别解不是在每条谜中都能起作用的,也不一定“别解方成谜”,他主张:别解只是众多制谜法门中的一种,它起不到“谜的灵魂”的作用。
此外,他著文对谜艺技巧中的诸如“形扣从宽”、“半露面”、“倒吊”、“面上加注”、“用典”等问题,明确阐述了自己的看法。由于他平生耿直,个性鲜明,且文笔犀利,毫无顾忌,故尔他的正确观点尚可为人所默默接受,而一些似乎不够成熟或涉及到具体作品的理论见解,迅速在谜坛上形成反对意见,甚至引起轩然大波。例如他对“别解”范畴和作用的界定,以及他的“断句谜”论断,就曾导致连续十年的“笔战”,至今硝烟犹未彻底散却。
柯国臻的灯谜理论既从微观着眼,也从宏观把握,这些闪耀着智慧的妙论主要体现在《中国灯谜知识》、《开启谜宫的钥匙》(后者为谜界八位名家合著,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以及他平日散写的小品《灯下偶拾》以及大量佳谜评析短文之中。
首先,他运用形式逻辑的原理和方法,以丰富的学识和实践经验,通过对作品的擘肌分理,归纳提炼出灯谜的定义、作用、词类、结体、形式、规律等基本理论;尤其是他所阐发的谜底为本体,谜面为喻体,以及从联想别象(即“二层义”)到示意虚象的创作思维过程,更是一个振聋发聩、前所未闻的学术突破。其次,他能够熟练掌握并自觉运用中国古典文艺批评理论,继承和发展了自清代中叶费源、清末民初张起南以来的灯谜美学传统,以“灯下偶拾”这种三言两语、短小精悍的艺术形式,精微地发抒了一系列灯谜创作审美观点。诸如借鉴《诗人玉屑》、《沧浪诗话》、《闲情偶记》而论谜的“偷势是暗偷,人不知为偷;窃意是明窃,伸手必被捉”、“路要宽,法要活;意不晦,语不琢”、“东施之貌未必丑于西施,止为效颦于人,遂蒙千古之诮”等语,犹如串串珠玑,灵光四射,这无疑对深化谜的内涵,提高谜的质量,升华谜的艺术品位,都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理论意义。
柯国臻一生所制之谜近万,大多脍炙人口、可堪传世,其质量和水平百年谜坛罕有其匹。他思维敏捷而才气纵横,性情旷放且谈吐诙谐,加之自学有素,功底深厚,又能克绍先进、博采众长,故于谜之各体各法烂熟于胸,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生新不已,极尽其妙。
有人认为其谜之特色是“力求自然,注重工巧;崇尚典雅,不废通俗”;有人推崇其谜“写来委婉动情,词圆韵转,阳刚之中,不乏温柔助润,厚重之下,又以虚词通气”;也有人赞叹其谜作“如红梅傲雪,如黄菊凌霜,流光溢彩,异味奇香;可入庶民百姓之陋室,可登学士九卿之大堂;时而令人启颜捧腹,时而令人吐气扬眉,时而令人惊奇拍案,时而令人引觞欲醉”。我们认为,柯氏之谜如大羹玄酒,五味调和;似班香宋艳,各具风神。览其工者,循规蹈矩,丝丝入扣;察其巧者,剔透玲珑,别饶情趣;视其新者,池塘春草,晓日芙蕖;观其奇者,绝壁危松,海市蜃楼。果然“譬如善驭良马者,通衢广陌,纵横驰逐,唯意所之;至于水曲酙封,疾徐中节,而不少蹉跌,乃天下之至工也”(欧阳修《六一诗话》)。
柯氏制谜,极善于在继承传统、借鉴他人的基础上,独出机杼、刻意创新。比如,前清作品中有以戏剧人物道白“千不是,万不是,只怪小生的不是”射孟子句“平旦之气”者,他则略施妙手,而以“千不是,万不是,只怪为夫的不是”射成语“负荆请罪”,暗中挪动区区二字,在不经意间便将生旦之恋人关系转为合法化之夫妻关系,实是脱古生新、古为今用的范例。又如,民国期间有以韩愈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射四书句“是愈疏也”一谜,他受此启发,拟面作“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而改射常用语“愈疏愈远”,借后之“愈远”一词拓展了诗意,深化了内蕴,加重了谜味,真可谓师古而不泥古、改造旧谜化工入指。再如,东北某谜家有一佳谜:“城门失火”射菜肴名“烧带鱼”,他有感于浙东一带不大做此菜肴,于是易其底为“带鱼糟”,将一个“糟”字由名词变为形容词,更可传“殃”及池鱼之神。这是他对同时代人的谜作,由心仪到模仿,由借鉴到创新,不断使作品趋于精湛完美,更具猜射和欣赏价值的一例。
在柯氏的芸芸佳构中,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的字谜作品,以及以字谜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离合体二字词汇谜。我们知道,字谜源头虽来自南朝鲍照“井”字等三则灯谜,但发展至宋元,其水平亦止如王安石的“目字加两点,不作贝字;贝字欠两点,不作目字看”(射“贺”、“资”二字)而已。迨至清代中后叶及民国初年,始可见佚名之作“春雨连绵妻独宿”射“一”字、“一枝斑管界棋枰”射“箫”字,以及张起南的“云破月来花弄影”射“能”字、“雨馀山色浑如睡”射“雪”字、“竹外一枝斜更好”射“介”字等谜,然其创作总量亦甚微。至若以增损离合手法扣底二字词汇之作,除偶见橐园氏之“细柳”、“吉月”二谜及赵凤池《聊斋谜集》中有相似者外,其馀更微乎其微。而半个世纪之后,是柯国臻的“风雨空中雁阵斜”射“佩”字、“情急无心垂钓钩”射“静”字、“休教前约束奴心”射“女权”、“与吾同伴入林间”射“梧桐”等,作为典范,率先倡导,才使得谜坛竞相仿效,蔚成风气,造就了当代灯谜以雅丽、工巧、机趣为崇尚,以字谜创作为主导,堪可超越古今、傲视群雄的审美特征。
数十年来,柯国臻对于传播谜艺和培养新人,亦满怀热忱,不遗馀力。他曾按照民间艺人风俗,正式开香堂收弟子,如今,其门墙桃李,遍及各地,树树争荣,叶叶斗艳。
百年虎坛,留下了柯国臻深深的足迹。他的谜学造诣与贡献,正应了他额头上的数道纵横纹理:其状甚似虎,其人乃“虎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辽宁灯谜 ( 辽ICP备11011550号-1

GMT+8, 2018-10-16 07:45 , Processed in 0.1735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